1、1997年俄政局发展的新变化和新特点
2.俄新政府制定出摆脱危机的措施
3.俄新政府寻求走出困境措施

 

1997年俄政局发展的新变化和新特点

  与1996大选之年“火药味”弥漫政坛的形势不同,1997年俄罗斯政局发展得相对平和而有规律。虽然在10月和11月出现了两次左翼反对派与当局之间的冲突危机,但由于叶利钦的积极协调和冲突双方的相互妥协,这两次危机都得以和平解决,最终未给俄政局发展造成太大冲击。
  综观1997年俄政局发展,可以用三句话来加以概括,即政局比较稳定,社会比较平静,宏观经济有所好转,看来,“要对话不要对抗,要稳定不要动荡”正在成为俄政治生活中的主旋律。
  俄政坛出现的两大新变化进入1997年以来,俄罗斯政坛各派在立场上出现了两大明显变化。这第一个变化就是,重振俄大国雄风的强国思想在社会以及领导层内占据了主导地位。自苏联解体后,以盖达尔和科济列夫等人为代表的亲西方的自由主义思想体系曾长期影响着俄的政治、经济和外交进程。这一思想体系认为俄的落后靠自身的潜力难以克服,主张通过“全盘西化”的方式改造俄罗斯。它的得势曾使俄亦步亦趋地跟在西方后面,在政治、经济和外交方面均效仿西方的做法。然而从1996年开始,随着科济列夫的倒台及盖达尔在俄政坛中的销声匿迹,俄首先在外交方面与西方逐渐拉开了距离并在北约东扩问题上表现出强硬立场。1997年,俄当局在国家政权建设、外交及军事改革等方面奉行强国思想的趋势更加明显,特别在经济方面,俄当局提出了国家经济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要求各党派、社会阶层和经济集团以此为重,把恢复经济放在一切问题的首位。历数俄当今政坛的上层人物,无论是当权者还是反对派,他们几乎都是强国思想的支持者,只是其所主张的强国途径有所不同罢了。
  俄政坛出现的第二个变化是,当局与左翼反对派分别摈弃了右翼和左翼极端主义激进派的观点,“求稳怕乱”首次成为俄政局发展的主流趋势。自叶利钦1996年蝉联总统后,出于自己执政的需要,他在第二任期内“求稳、求和”的意图开始凸现。特别是1997年新年伊始,叶利钦便提出要使1997年成为俄罗斯的“和谐与和解年”,并强调俄在政治、经济及精神领域的一举一动都应有助于克服俄罗斯人的分歧。在3月向联邦议会两院发表国情咨文时,叶利钦再次表示目前在俄罗斯出现了从不可调和的政治斗争走向正常的政治生活,从对峙走向合作的现实机会,他把这称之为整个社会团结的基础和克服俄目前危机的重要前提。而与当局的提法相对应的是,俄共主席久加诺夫在年初的中央全会上也明确表示,俄共将奉行防止发生可能会埋葬整个国家的“自发性爆炸”的方针。他的这番讲话表明,以俄共为首的左翼反对派出于对本身处境和全局稳定的考虑,已把“委协”视为避免国家因各派政治力量冲突激化而陷入动荡的可行手段。因此可以说,双方这种“求稳怕乱”的共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1997年政局中发展的特点。

俄政坛斗争的三个新特点

  实际上,俄1997年政局发展的轨迹基本上仍是前几年的政局的继续与延伸,但由于出现了上述两大变化,这种政坛斗争在许多方面便具有了一些在形式与内容上有别于以往的新特点,其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叶利钦仍然牢牢控制着局势,但其统治手段有所改变。
  长期以来,叶利钦一直是作为俄两大政治势力右翼一方的“总代表”出现在俄政坛的,他也因此而成为左翼反对派猛烈攻击的主要目标。然而进入1997年以来,叶利钦超脱派系斗争、努力扮演冲突“调停人”与“仲裁人”角色的意图日趋明显,除了年初他因病不能主持国事而遭反对派非议外,在当局与左翼反对派随后的两次冲突中,叶利钦很少受到直接的攻击和指责,“倒叶”之声更是在俄政坛偃旗息鼓。这一方面说明叶利钦地位稳固,左翼反对派不愿作“玩火自焚”的蠢事;另一方面也说明叶利钦超脱派系斗争转作整个俄罗斯利益“代言人”的努力收到某种成效。在蝉联总统之后的十几个月里,叶利钦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他在竞选时发表的激烈反共言论,多次呼吁结束把俄罗斯分为“红”、“白”两部分的做法,并时时处处着意表现他是个主持改革和促进和解的“国父”般的人物。从他建议久加诺夫参加访华代表团、向杜马主席谢列兹尼奥夫授勋以及肯定左翼反对派对政府发出的某些指责的做法来看,他与左翼反对派缓和关系的姿态引人注目,而在1997年10月和11月发生的两次当局与左翼反对派的冲突危机中,叶利钦在关键时刻施加的影响以及做出的妥协均发挥了作用,从而推动了危机的尽快缓解。在俄政权内部,叶利钦借助宪法赋予他的巨大权力以及娴熟的政治手腕凌驾于派别斗争之上,并通过建立“牵制与力量平衡”机制确保自己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其“仲裁人”的地位更是无可争议。

  二、俄当局与左翼反以派之间的冲突仍时有发生,但最终走向相互妥协已成定式。
  97年俄政坛斗争依然是以当局与左翼反对派阵脚分明的对垒格局为主线展开的,政府和国家杜马仍为双方进行较量的“桥头堡”。但由于强国思想在俄领导层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当局与左翼反对派在许多以前的“热点问题”上的分歧已相对减少,在对外政策及车臣问题上甚至出现了共同点多于分歧点的情况,这就使双方产生分歧和冲突的范围有所缩小。从97年发生的两次冲突危机来看,以俄共为首的左翼反对派的主攻对象乃是俄私有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实施者丘拜斯及所奉行的经济和社会“改革”政策,但在两次都未能完全搬倒丘拜斯的情况下,左翼反对派也未刻意激化冲突而是做出了某种妥协姿态。从当局的角度讲,冲突激化对其统治不利,其“求稳怕乱”的心情更甚于反对派,所以也往往倾向于做出有限的让步。目前,举行由俄总统、总理、议会上下两院议长参加的“四巨头会晤”以及由议会各党团代表参加的“圆桌会议”,已经成了解决当局与左翼反对派冲突危机的较为有效的机制。当然,俄1997年,政局发展的趋势并不意味着当局与左翼反对派有可能弥合其在国家发展战略上的严重分歧,双方的妥协与其说是它们愿意做出让步,倒不如说它们因考虑到各自的处境而不得不做出让步的结果。

  三、俄政权内部斗争仍然激烈,但重点已转向对经济利益的公开争夺。
  在当局与左翼反对派展开较量的同时,俄政权的内部争斗1997年也一直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其引人注目程度有时甚至超过了当局与左翼反对派之间的斗争。自1996年总统大选后,由于失去了共同辅佐叶利钦蝉联总统的政治目标,加之与左翼反对派的斗争趋缓,俄政权内各派别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瓜分政治权力和经济利益之上。与1996年总统办公厅、政府、安全会议三方相互掣肘的格局不同,俄政权1997年的内部争斗主要是在政府内的“金融帮”、“石油天然气帮”、“军工综合体帮”及“地方帮”等利益集团之间展开的。随着俄私有化进程的逐步深入,各方围绕不同经济利益而产生的矛盾与冲突日渐增多,各种势力的分化组合也日益明显,其中以丘拜斯集团与金融商业集团的分手最为引人注目,而双方的公开冲突恰恰是由于在对一些国有大型企业进行拍卖的问题上分赃不均造成的。从1997年初与丘拜斯关系密切的奥内克西姆银行总裁波塔宁被逐出政府,到3月政府改组丘拜斯东山再起,而切尔诺梅尔金的亲信纷纷落马,从11月初别列佐夫斯基被解除安全会议副秘书职务,到十几天后丘拜斯集团成员因“稿酬事件”相继下台而丘拜斯本人也元气大伤,在这一连串的人事变动中无不显露出各利益集团争夺经济利益的实质背景。按照现行的私有化计划,俄将继续进行转让、出售和委托管理部分国有企业与财产的工作。在俄经济改革进程尚不规范的情况下,这种大批国有资产的转手无疑将会使各行业部门、金融商业集团以及各地方势力的关系更为错综复杂,各方之间的争斗也会愈加尖锐激烈。

新一年俄政局发展的走向

  从目前形势看,如不出现大的意外,俄强国思想占据主导地位和妥协作为主流趋势的情况将会延续到1998年的政局发展进程之中,而这足以保证俄政局继续朝着较为平和的方向发展。由于1998年离1999年国家杜马选举以及2000年总统大选尚有一段时间,无论是当局还是左翼反对派恐怕都不会过早贸然出击,双方主观上都不会希望俄1998年政局出现动荡局面。但也应指出的是,俄目前相对稳定的局势中仍然包含着许多不稳定因素。在俄经济情况稍有好转的同时,持续的经济危机仍在继续加深,其具体表现为生产增长依然乏力,企业停产、开工不足现象非常普遍,资金严重不足导致拖欠的工资和退休金难以很快还清,这些问题已导致俄领导人的威信进一步降低。另外,俄联邦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由于各种利益的牵扯而日趋紧张,有组织犯罪活动的猖獗和官员腐败现象的横行已达到威胁国家安全的程度。特别是由于俄当局与左翼反对派之间的妥协只是一种建立在双方力量相对平衡的基础之上的策略行动,只要上述不稳定因素中的任何一种将这种平衡打破,俄政局重新出现动荡局面也并非没有可能。

返回文首

俄新政府制定出摆脱危机的措施

  ●恢复银行职能
  ●平衡预算收支
  ●准时发放工资和退休金,逐步清偿工资欠款
  ●对酒类生产和销售实行管制
  ●对进出口业务加强控制

  俄罗斯总理普里马科夫9月24日在第一次政府工作会议上指出,政府已开始着手解决金融和生产体系等国内最重要的经济问题,制订出一系列摆脱当前经济危机的措施。
  据俄新闻媒体报道,普里马科夫在会议上强调,新政府的首要任务是恢复银行职能,平衡预算收支,以及为支付工资、退休金和军饷创造财政基础。他说,从10月份开始,政府将准时发放工资和退休金,同时开始逐步偿付拖欠工资,对生活无保障居民进行补贴。考虑到物价上涨和卢布贬值等因素,从1999年起政府将给予居民一定的补偿。
  
在谈到财政收支问题时,普里马科夫说,解决收支失衡只采用行政手段还不够,“我们还将采取经济措施”。他强调,必须增加税收,充实预算。政府将对违反税法者采取严厉的惩罚措施。普里马科夫同时指出,政府将减轻生产者的税负。
  普里马科夫还表示,新政府准备从10月份起对酒类生产和销售实行管制,政府还准备对进出口加强控制,并提高企业必须出售外汇收入的比例。
  在会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有关人士介绍说,短期国家债券可兑换成卢布或美元,也可用于投资。任何一个债券持有者,无论是俄罗斯居民,还是外国居民都可任意选择其中的一种转换方式。
  在谈到外债问题时,这位人士说:“我不想以拒偿外债进行威胁,但我们的伙伴、包括西方七国提出的苛刻条件正在将俄罗斯赶进死胡同。他们应考虑到俄目前的困难局势。”
  副总理库利克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政府决定自10月1日起对酒类生产和销售进行严格监控。他说,去年俄罗斯非法制酒19亿多升,国家因此损失收入300亿卢布。他表示,今后只有国营企业和国家控股企业有权生产食用酒精和烈性酒。
 
 普里马科夫9月11日被任命为总理。迄今,新政府组成已基本就绪并开始运转。近几个月来,俄罗斯严重的金融危机导致俄罗斯金融和生产体系几乎瘫痪。俄新政府上任伊始即面临诸多棘手经济难题,新政府是否能有所作为,人们拭目以待。

        返回文首

俄新政府寻求走出困境措施

  到9月28日,俄罗斯新政府的24个部长多数已经任命,新政府组成已基本就绪。对于9月25日绍欣突然辞去副总理职务,普里马科夫表示,他目前不急于解决这一空缺的人选问题。
  10月1日,俄政府及其主席团讨论了“关于如何摆脱目前危机的措施”。
  普里马科夫说,这些措施主要包括稳定卢布汇率、整顿银行体系、加强国家财力、为振兴生产部门创造正常条件、调整价格、巩固国家体制,以及制定法律为这些措施的实施提供依据。
  俄总理强调,当务之急是稳定卢布汇率,为此将加强对外汇汇往国外的监督、加强国家在外汇领域的作用。普里马科夫说,今天讨论了确保金融经济领域稳定以实现正常结算的措施,将对银行业务“实行更加严格的监督”。
  普里马科夫表示,为了实现生产增长,俄政府将减轻生产者的税务负担、打击影子经济。普里马科夫说,如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俄提供已答应的那笔43亿美元的贷款,“我们将能以最小的损失摆脱目前的危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该看到,迄今我们都是在按它的建议开展工作”。
 

黑龙江省公众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更改日期:1999年2月9日